<i id='v67yp'></i>

  • <tr id='v67yp'><strong id='v67yp'></strong><small id='v67yp'></small><button id='v67yp'></button><li id='v67yp'><noscript id='v67yp'><big id='v67yp'></big><dt id='v67yp'></dt></noscript></li></tr><ol id='v67yp'><table id='v67yp'><blockquote id='v67yp'><tbody id='v67yp'></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67yp'></u><kbd id='v67yp'><kbd id='v67yp'></kbd></kbd>
  • <dl id='v67yp'></dl>
    <i id='v67yp'><div id='v67yp'><ins id='v67yp'></ins></div></i>

    <code id='v67yp'><strong id='v67yp'></strong></code>

        <fieldset id='v67yp'></fieldset>
        <ins id='v67yp'></ins>
          <acronym id='v67yp'><em id='v67yp'></em><td id='v67yp'><div id='v67yp'></div></td></acronym><address id='v67yp'><big id='v67yp'><big id='v67yp'></big><legend id='v67yp'></legend></big></address>

            <span id='v67yp'></span>

            一轉身已萬水千山

            • 时间:
            • 浏览:25

              蘇生的走,讓一切就此落幕。就像是看一場電影,屏幕上打出"END",觀眾紛紛起身離開。而她,不肯走。執意不肯走。一個人留下來,從頭看起。
              回憶,就是這樣的吧。
              1她不是一個很有才情的女子,但她喜歡探究那些美麗東西的來處。所以,16歲那一年暑假,她報名參加瞭一個美術學習班。那一年,是1986年。
              她與他就是那一年相識的。他是班裡繪畫最好的。那時的他已經工作,在一傢提花設計廠做圖案設計。那一年,他24歲。
              她是班裡最小的,也是最愛提各種問題的那一個,教繪畫的老先生覺得她的問題實在太簡單,就指派得意門生他坐在她的身邊,回答她那些刁鉆幼稚的提問。她早已知他叫蘇生,早已知他是繪畫最好的,但她還是本著少女的驕傲說:"我叫楊梅,你呢?"
              從此,他受盡她的惡作劇。不是一個轉身後,畫得好好的畫變瞭樣,就是剛剛畫好的畫不知怎麼就署上瞭她的名字。她沒見他發過一次脾氣。他總是笑著搖搖頭,繼續做他自己的事。
              也許他心裡明白,她還是懂事的吧。畫具買來都很貴的,她常在不經意間就帶來雙份,然後給瞭他。她知道他窮,傢裡癱瘓的父親和讀書的弟妹都靠他一個人。
              美術班她一學就是兩年。高考落榜那天,她心裡不是很煩悶,意料中的事情,她一向不是一個優秀的學生,但她還是按著他的囑咐打電話到他的單位。她說:"都因為你,叫我堅持學畫畫,現在好瞭,我落榜瞭。"他愣瞭好半天,才說瞭一句:"我供你重讀。"
              擲地有聲的那種承諾。
              她輕輕掛瞭電話。傢裡的環境同時供10個她重讀都有餘。而他,她太瞭解瞭。老先生曾私下告訴她,以他的能力,早就可以不必再來學習的,他卻寧願每天不吃午餐也要省下學習的錢。若他再供她讀書,他又要省下什麼
              不用他說出來的,但她懂,他之所以一直讀美術班,不過是想與她在一起。
              歲,心事猛長的年紀。她懂得他。
              2她是懂得他的,但當老先生代他向她表白的時候,她生氣瞭。她嘟著嘴說:"我剛剛18歲,剛剛高中畢業,還沒有工作,我怎麼能這樣做呢?"老先生很有耐心,隻讓她記住一點:人生的機緣稍縱即逝,不會為任何人停留。
              她相信的是,那個為瞭她寧願不吃午餐的男子,可以等她一輩子。
              得知她拒絕,他還是一副好脾氣,他說:"你現在還小,我不想嚇到你。我隻是想告訴你,等你長大後,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能記得我,能把我放在你的條件之中進行選擇。"他讓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她是點頭的,點頭的時候,心裡恨他太為她著想。她不是不想同意的,但她要有足夠的尊嚴。
              她拒絕,隻是希望他能親口對她說。
              一時找不到工作,她就呆在傢裡。每天她隻做一件事,把買來的一大堆素描紙一張張分開,而後在上面細細刷上清油,拿到太陽下去曬。再然後,用紗佈過濾從附近工地要來的粗沙,把細沙均勻地撒在上過清油的紙上。最後的工程就是把這些成品油畫紙送到他那裡。她說:"我閑嘛,這樣很好玩。"
              他隻是看著她笑。很幸福很踏實也很坦誠的那種。
              他們是彼此懂得的。
              那是1988年夏。
              她最終憑著一手繪畫本領被一傢單位的團委招去,且從一開始就得到重任。因瞭工作原因,她開始四處出差。他的信總是四平八穩地等在她出差歸來的日子。同一座城市,他們見個面不是很難的,但他一直堅持著他說過的話,讓她看到更多的天空,讓她有足夠的時間去享受青春。他或是太疼愛她瞭吧,他總希望她得到的是她想要的。
              當她因為工作太忙,因為世界一下子在眼前變大,因為身邊的人一下多瞭起來,而壓瞭兩封信沒有給他回時,他的信就不再來瞭。等她驚覺再寫信過去,才知他已換瞭工作。
              消息就是這樣斷的。
              4她來不及傷心。身邊的男子圍得太多,打發他們需要很多的時間和精力。他慢慢地就成瞭她記憶中的哥哥。
              年,她跟朋友去跳舞,玩得正歡的時候,有人喊她的名字,她抬頭,大叫:"蘇生。"他走過來:"你還沒忘記我的名字。"
              他還是那個樣子。而她,已出落得美麗異常。
              他再次留下瞭她的地址。
              見到他,她隻是興奮,久別之後與親人重逢的那種興奮。她的身邊依然是那麼多優秀的男子。這是一個讓她發愁的問題,她沒想過讓他再來湊這個熱鬧。
              他寫信來,還是那麼的有分寸,不多問也不多說,倒是常有一些讓她愛不釋手的畫夾在信中。他知道,她就是扔掉他寫的信,也不會丟掉那些畫。
              而這一次的聯系,並沒有堅持多久,她被調到外市任重職。為她辭行的人很多,那段日子時間總是不夠用。等她到瞭新的城市,熟悉瞭工作與環境,才想起來,他的地址,她忘瞭帶瞭。
              縱使帶瞭又如何?四年不曾相見,她正值青春,而他,已經老瞭。她才22歲,他,已經30歲瞭。
              5常常以為生命中的人或事,就是這樣消失的。然而,她與他卻不是。
              年6月,她回到傢鄉。她已是一個月大孩子的母親。身體恢復得不是很好,她坐人力車去醫院。途中,車突然就壞瞭,她隻好下車,卻看到路對面有一個人很眼熟,想都沒想,她脫口而出:"蘇生。"
              正是蘇生。時值流行在玻璃上作畫,蘇生與朋友合開瞭一傢玻璃制品公司。剛剛開張一個月。
              蘇生不顧同伴提醒客戶正等著他,堅持陪她去瞭醫院,又把她送回傢。蘇生對她說:"你的女兒真美,像你呢。"
              她沉浸在做母親的喜悅之中,連謝都沒有對蘇生說一句。
              蘇生偶爾會約她喝茶,偶爾也會打電話問候她的近況。她絮絮叨叨地向他說著女兒成長的每一個細節。蘇生隻是聽。像10年前聽她提問題那樣,耐心地聽。
              年,蘇生沒有任何原因,離開瞭這座城市。走的時候,給她的女兒畫瞭一幅素描。她不同意他放棄經營得好好的公司,不同意他背井離鄉。她說:"你的傢人怎麼辦?你妻子怎麼辦?"
              直到這時,她才知,11年來,他都是一個人。一直都是一個人。
              挽留的話,她再說不出口。
              再次回來,相隔不到一年,他開著自己的凌志車,人也分外年輕。他在大連已經發展得很好瞭。
              她終於說出讓他娶妻生子的事情。他說:"婚姻就是一輛車,上晚一次,不怕上晚第二次。"
              她再不敢開口。
              6他不常打電話給她,但每兩個月,有事沒事,他總會開著車回來看看她。每次相見的時間都不長,但給她的感覺很舒服,近30歲的女人瞭,有這樣懂得尊重她的異性朋友,不是不難得的。
              但她,最終還是決定放棄。
              那是1998年底。
              當他打電話來,告訴她新的手機號,她沒有記。時值下崗風起,她和丈夫雖然可保住工作,但薪水已不再風光。她調到別的工作崗位,換瞭另外的城市,她沒有告訴他。
              年夏,他還是打聽到她的去處,打電話給她,說他出差在她的鄰市,很快就過來看她。聽著電話那端他清晰的"喂",她恍如隔世般。
              7又是三年。
              年5月,長假,他打電話過來,說自己出瞭一點車禍,正在醫院。等一出院,他就來看她。她問:"嚴重嗎?我去看你?你住哪傢醫院?"她聽得到他在電話那端的笑聲:"不用,沒什麼事。我妹妹在我這兒,有人照顧我。"她放下心,囑咐他好好看病。
              第三天,有陌生女人來找她,女人說:"我是蘇生的妹妹。我哥哥在給你打電話的當晚就走瞭。這是他留給你的東西。"
              是記載他們相識這16年來的5本日記,和一條珍珠項鏈。
              她才知道因為她為人母的幸福,他才遠離這個城市去瞭大連。才知道,珍珠項鏈是他在最流行珍珠的那一年在香港買給她的,卻一直沒有勇氣送。才知道,就因為她一直告訴他,她過得很好,他才一直對她沒有別的要求。
              她希望他得到幸福,他又何曾不是。
              眼淚是第二天才流下來的。
              她記得很清楚,從始至終,他沒說過一句:我愛你。
              她也沒說過一句: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