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13n6'></dl>

        <i id='13n6'><div id='13n6'><ins id='13n6'></ins></div></i>
        <acronym id='13n6'><em id='13n6'></em><td id='13n6'><div id='13n6'></div></td></acronym><address id='13n6'><big id='13n6'><big id='13n6'></big><legend id='13n6'></legend></big></address>
      1. <tr id='13n6'><strong id='13n6'></strong><small id='13n6'></small><button id='13n6'></button><li id='13n6'><noscript id='13n6'><big id='13n6'></big><dt id='13n6'></dt></noscript></li></tr><ol id='13n6'><table id='13n6'><blockquote id='13n6'><tbody id='13n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13n6'></u><kbd id='13n6'><kbd id='13n6'></kbd></kbd>
      2. <ins id='13n6'></ins>

        <code id='13n6'><strong id='13n6'></strong></code>

          <i id='13n6'></i>

          <fieldset id='13n6'></fieldset>
          <span id='13n6'></span>

        1. 不同凡響的愛情

          • 时间:
          • 浏览:12

            這是一個被傳頌瞭長達半個世紀的愛情故事,而今天我們才知道它的主人公是誰——
            年1月10日,英國《婚紗與幸福》雜志評選的"最動人的真實愛情故事"揭曉,轟動一時的"佈朗與朱迪絲的奇戀"即有名的"戴紅玫瑰的醜女人"的故事,以壓倒多數的選票,榮登榜首。
            年5月3日,英國老人約翰佈朗去世。不久,朱迪絲也溘然長逝。這一對一生深深相愛的老人幾乎同時離開人間。
            在他們的葬禮上,他們生前數十年的至友、白發蒼蒼的范妮拄著拐杖,上前發表瞭講話。她一開口就語出驚人——
            "現在可以公開一個長達半個多世紀的秘密瞭。因為我已經忠實地遵守瞭我的承諾。今天,保密的時效已經結束瞭。"
            接著,她宣佈瞭一個更令人震驚的消息:在英國,在歐美,乃至在世界傳說瞭幾十年的最感人愛情故事的結尾之一——"戴紅玫的醜女人"軼聞,其實真正的主人公就是已躺在這裡的兩個人。
            於是,范妮向人們講瞭這樣一個真實感人的故事。
            這是1945年6月的一天。倫敦仍然沉浸在戰爭勝利的無比喜悅中。
            英武的陸軍中校佈朗抬起被戰場的硝煙和太陽曬得黑黝黝的臉,仔細盯住地鐵中心問訊處的大鐘。
            呵,差12分就要到下午6點瞭。
            這位戰場上視死如歸的英雄,這時心跳竟然不由自主地加快瞭。他在心中一遍又一遍驚嘆:"呵,多少個日日夜夜魂系夢繞的女人,快要出現在我的面前瞭!"
            確實,在將近3年的難忘的日日夜夜中,正是她給瞭他無窮無盡的力量。 那是他內心深處的女神。
            然而,他卻從來沒有見到過她。
            更早些的1942年 5月26日,德軍精銳部隊——非洲軍團,夥同訓練有素的意大利軍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名將、"沙漠之狐"——隆美爾將軍的指揮下,發起瞭"泰西"戰役,向防守在賈紮拉-比爾哈凱姆一線的英國第8集團軍,發動猛烈進攻。
            德意聯軍以集中兵力,側翼包抄的狡猾戰術,成功地突破英軍的嚴密防線,包圍瞭托卜魯克城。
            當時剛剛從倫敦趕到英軍第8集團軍任職的年輕佈朗,剛到托卜魯克, 就遇到這樣殘酷的大圍殲。
            佈朗完全被震天動地的飛機轟炸聲、大炮的轟鳴聲和坦克履帶的碾地聲嚇蒙瞭,他染上瞭戰爭恐懼癥。
            德意法西斯狂叫著,像潮水一樣,湧入城中,3.3萬英軍成為甕中之鱉, 全部被俘。佈朗也在緩緩行進的俘虜隊伍中。
            他早就聽說,德寇殘忍虐待戰俘,心裡一直發怵。
            不過,天賜良機,在一次騷亂中,當德軍的機槍向他周圍的俘虜掃射時,他索性裝死躺下。這一招居然還靈,他在混亂中蒙騙過關。等德意軍隊離開後,他趁茫茫的夜色,拼命逃跑。所幸的是他終於找到瞭自己的部隊。
            可是,此後,佈朗的恐懼癥更嚴重瞭。他整天無精打采;一聽到槍炮聲就害怕,總是抱怨自己命運不好,盼望能早日回國。他甚至想偷偷逃回英國,同傢人團聚。
            他曾經為自己有當逃兵的念頭而感到可恥可悲。可是,求生的欲望卻漸漸壓過瞭對這種念頭的自責。
            他的這個不可告人的念頭越來越強烈瞭。
            不過,有一天,他的恐懼癥和逃跑欲竟然奇跡般地消除瞭。
            治愈它的良藥奇方竟然是一本書。
            這天,吃過午飯,他同戰友們一起,正在戰壕裡休息。團參謀抱著一大疊書,走瞭過來:"書來啦!"
            官兵們立即圍瞭上去。
            原來,1942年初英國出版界曾發起一個"好書送英雄"的運動,將有益於將士身心健康的書籍,通過軍事郵路,免費贈送給前線官兵。
            這一大疊中,各種各樣的書都有:間諜小說、愛情故事、展現英國風景的優美散文和英國歷史上著名愛國人物的傳記等等。
            可是,佈朗都不感興趣。他感到它們都不足以消除自己內心深處的驚恐。
            忽然,一本書的標題躍入他的眼中——《在炮火中如何保持心靈平衡》。
            他立即取過來,聚精會神、如饑似渴地讀瞭起來。
            這是一本材料豐富、文筆細膩、絲絲入扣、說理透徹、語氣誠懇的好書。作者引用瞭從古代希臘到1936年西班牙內戰,將近2000年戰爭中的大量實例,特別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著名戰役,說明在死神近在咫尺時,在生與死的瞬息轉換中,如何消除對死亡的恐懼。
            讀著讀著,佈朗的心境漸漸開朗瞭,對死的恐怖也慢慢消溶瞭。
            他覺得書中的這幾段話說得好極瞭,簡直可以說句句打中他的心扉——
            "怕死,死神就不來找你瞭嗎?不,恕我直言,這隻是你的一廂情願。
            "怕死怎麼辦,唯一的辦法隻有當逃兵。許多被抓獲的敵方逃兵,對於己方根本沒有什麼用處,隻能成為可能泄露己方行動機密的包袱,因此,從古到今,在拉鋸戰中處理敵方逃兵的方式,常常是處死。即使你能帶去一點對方需要的軍事秘密,那麼這也是很快就會交代完瞭。完瞭之後,你同樣會成為累贅。
            "當逃兵,你能逃到哪裡去?須知,現代戰爭的特點是敵我雙方的陣地常常犬牙交錯,雙方的戰線往往錯綜復雜,逃兵常常又被己方部隊所抓獲。即使你不被自己的部隊抓獲,即使你直到戰爭結束都留在敵方,那麼史料表明,這種逃兵 90%以上在戰爭結束後,最終要回到祖國。你有這個臉面回去嗎?你能保證回去後,不受到懲罰嗎?同樣道理,你如果主動投降,後果也不會比當逃兵好。"
            而書中這樣的擲地有聲、回腸蕩氣的語句,則在他腦海久久響亮地回蕩 ——
            "是的,誰都不想死;但是戰爭卻註定要有許多軍人死在戰場上。當然,究竟輪到誰死,常常是偶然的。炮彈的確不長眼睛。但是,為瞭英倫三島不受戰火的蹂躪,為瞭讓英國可愛的兒童不再饑餓恐怖,慈祥的母親不再悲痛欲絕,有時祖國需要你死在戰場上。即使你死得並不偉大,並不壯麗,死得默默無聞,悄然無聲,那麼在無名英雄碑上也會有你的英靈。你的母親將會為你感到自豪。"
            佈朗的心被震動瞭。一種神聖的使命感在他心中油然升起。
            以後,這本書便成瞭他須臾不離的良師益友。
            年10月23日,英國第8集團軍在名聞遐邇的蒙哥馬利將軍的指揮下, 對埃及和利比亞境內的德意軍隊發起猛攻,拉開瞭舉世聞名的阿拉曼戰役的序幕。
            佈朗在這場長達 4個月的戰役中,勇敢無畏,為英軍收復埃及失地、昔蘭尼加和黎波裡塔尼亞,立下瞭汗馬功勞。他也因此升為上尉。
            同年11月,圍殲"沙漠之狐"的戰鬥又打響瞭。在盟國遠征軍總司令艾森豪威爾將軍的指揮下,美國第1集團軍聯合英國第8集團軍向盤踞在突尼斯的德意軍隊發動瞭進攻。
            隆美爾的部隊在盟軍的飛機大炮加坦克的大規模進攻前,龜縮的地盤越來越小,日子越來越難過。佈朗的心情自然也越來越好瞭。
            一天,在戰爭寶貴的空隙時間,他又情不自禁地翻開瞭這本書。
            他再次讀著書中《序言》。一句他早已十分熟悉的話,又一次躍入瞭他的眼簾:"尤其讓人驚異的是,本書的作者朱迪絲是一名年輕女性。"
            每次讀到它,他的腦海裡總是浮現出一個知識豐富、善解人意、美麗動人的姑娘形象。
            他忽然有一個想法,為什麼不寫一封信給她?對!
            於是,他當場寫瞭一封表明自己大有收獲的感謝信。他並不奢望她會回信。可是,兩周以後,他就收到瞭回信。於是,他又抽空寫瞭信寄她。
            就這樣,兩人一直保持通信。
            如果有段時間沒有收到回信,佈朗就會心神不定,坐臥不安。
            盡管佈朗沒有將這種心情告訴對方,可是,朱迪絲似乎也知道。她的回信總是不會拖得很晚。
            年 5月初,隆美爾見大勢已去,丟下部隊,逃回德國。13日,25萬被包圍的德軍舉手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激烈的非洲戰爭勝利結束。
            以後,晉升為少校的佈朗又到歐洲大陸繼續作戰。
            當然,他與朱迪絲的通信是不會中斷的。
            他倆的感情也在這種"飛鴻"不間斷的來往中,悄悄地進展。漸漸地,兩人終於談情說愛瞭。
            一天,心裡洋溢著愛的喜悅的佈朗,忍不住寫信給心上人,要一張照片。
            可是,他收到的回信,卻大大出乎意料,朱迪絲是這樣回答的——"如果真的如你過去多次說過的那樣,你愛我的是‘鮮明的個性、突出的才華、深刻的思想’,那麼,你為什麼一定要清楚我的外貌?如果你對我的愛確實真心誠意,‘地久天長’,‘海枯石爛不變心’,那麼我長得美不美,又有什麼關系?如果我長相平平,甚至醜陋不堪,你還會如此熱烈地追求我嗎?"
            佈朗深感委屈。他苦笑著,搖搖頭。
            此後,兩人都不再提起這次"照片風波"瞭。不過,兩人依舊頻頻通信。他們的感情也與日俱增。
            年5月,希特勒自殺,德國法西斯投降。歐洲戰爭終於結束瞭。
            在這之前2個月,佈朗也已晉升為中校瞭。
            佈朗得知回國的具體時間後,第一件事是給朱迪絲寫信,急切地約定見面的辦法。
            一封電報幾乎在最短時間內到達他的手中,電報除瞭告訴他,見面的時間外,還告訴他"在倫敦地鐵一號出口處等我。你的手中拿一本我寫的書,我的胸前將佩一朵英國的國花——紅玫瑰。不過,我不會先認你,你見到我後,如果覺得我做你的女友不合適,你可以不認我。"
            比戰爭更嚴酷的考驗。
            差3分鐘就要到6點瞭。中校的思緒又回到瞭眼前。
            他在心中抱怨:"為什麼這樣準時?為什麼不能早點來,讓我忍受等待的煎熬?"
            佈朗這顆在無數次戰鬥中都平靜如常的心,此時卻情不自禁地猛烈跳動起來。
            一個身穿一套綠色衣裙的姑娘從從容容向他走來瞭。她碧眼金發,朱唇皓齒,風度嫻雅,綽約多姿,是一位人見人愛的盎格魯-撒克遜美人。
            中校大喜過望。激動不已的他甚至忘記瞭對方胸前應該戴紅玫瑰。
            這位姑娘卻幾乎沒有看他一眼。她徑直而去。
            中校定神細細一想,不由得一拍腦袋笑瞭:人傢沒有戴約定的標志,怎麼會是她?
            不過,不知怎的,他的心中油然升起這樣一種想法:我的心上人的外貌長相一定不亞於她。
            隨著時間一秒一秒地推移,他的這種毫無根據的念頭,越來越強烈瞭。
            時間到瞭,一名左胸戴紅玫瑰的女人慢慢向他走來瞭。
            在這一瞬間,他張口結舌,目瞪口呆,心臟似乎停止瞭跳動,他的腦海一片空白!
            來的竟然是這樣一名女人——
            她拄著拐杖,隻有一條腿,一條胳膊,另一條手臂上也綁著繃帶;頭發稀稀落落,脫落殆盡;半邊臉呈非常難看的焦黑色。
            "怪不得她在信中要這樣說:我可以不認她。原來如此。怎麼辦?不認她現在還來得及。"佈朗心裡激烈地沖突起來。
            不過,經歷過無數戰火的他很快就冷靜下來瞭,心想:"不,我不應該這樣想。因為這非常可能是德寇飛機造成的罪孽。我應該恨的是德國法西斯。在戈林指揮的空軍對倫敦不分晝夜的狂轟濫炸中,有多少原本美麗的祖國姑娘,如今不僅‘缺胳膊少腿’,而且被大火燒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甚至被炸死,燒死。我不能給她再增添痛苦瞭。要知道,她在我最需要的時候,無私地伸出瞭援助之手。在長達將近1000天的戰火相戀中,我們的愛是神聖的。我要為剛才自私的想法而感到羞愧。我沒有理由不認她。否則是卑鄙的。"
            於是,他臉帶笑容,轉過身,追上這名已經走遠的"奇醜無比的女人":"請您等一等!"
            說完,他舉起手中那本作為標記的書,並且揮舞瞭一下,然後溫和地對她說:"我是佈朗,如果我沒有弄錯,您就是朱迪絲。我們終於見面瞭,非常高興!我們一起共進晚餐,怎麼樣?"
            "不,您弄錯瞭。我是范妮。我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在 5分鐘前,剛才在你面前走過的那位穿綠衣服的姑娘,請求我戴上這朵紅玫瑰,她一定要我不要主動認您,如同不認識一樣。隻有在您先同我打招呼,並且對我毫無嫌棄之意時,才把真相告訴您。她還要我告訴您,您已經成功地接受瞭一次或許比戰爭更嚴酷的考驗。她正在對面那傢餐館等您。"
            原來如此!
            佈朗比剛才更吃驚瞭,一時間他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還是范妮提醒,他才漲紅著臉,以一種奔向天堂的無比幸福感,向那傢餐館跑去……
            不久,朱迪絲就向佈朗提出要求:"永遠不要向別人宣揚我同你的這段似乎不平常的戀情。愛隻是你與我的私事,沒有必要讓大傢都知道,隻要我倆珍惜就可以瞭。好嗎?如果用自己的戀愛經過,來提高知名度,那麼可以說是對我們純潔的愛的一種褻瀆。對不對?"
            佈朗當然答應。他幽默地舉起右手,說:"我以軍人的榮譽和鐵的紀律來保證,一輩子執行您的命令。"
            後來,佈朗和朱迪絲同范妮也成為瞭好朋友。
            他們也要求范妮為他們的"奇異的戀情"保密。范妮也答應瞭。
            然而,幾年後,范妮終於忍不住瞭,向她的當記者的表弟鮑勃透露瞭這樁戰火奇戀及其極富戲劇性的團圓。
            不過,她交代人物的姓名和所在部隊都作瞭"虛化處理",主要情節也作瞭很大的簡化,使人無法確認真正的主人公。
            可是,鮑勃對此仍然非常感興趣,特別是它的結尾。他以《一個感人的真實愛情故事》為題,發表在《泰晤士報》上。
            盡管鮑勃在文章中已經說明,這是一個虛化的真實故事,可是它仍然引起瞭轟動。
            不久,根據這個故事出人意料的精彩結尾改編的一篇通俗小說就問世瞭。
            此後幾十年中,以這個故事的結尾為模式的小說、散文、戲劇、電影、電視劇等層出不窮,時有所聞。這個故事的結尾成為最著名的故事結尾之一,它幾乎已經成為"女性考驗戀人"的代名詞。
            隨著這個結尾的名氣越來越響,幾十年來許多人都想知道,這個結尾究竟起源於什麼樣的真人真事。
            幾十年來許許多多的人對它進行瞭種種猜測,可是始終沒有得到確實的證據。
            因為,3個當事人一直恪守諾言,守口如瓶。
            范妮終於說完瞭這個故事。
            葬禮現場一片寂靜,人們依然沉浸在這個感人的故事之中。
            突然,現場爆發出一陣熱烈的經久不息的掌聲!兩人的靈柩被激動的人們高高地舉起,范妮也被人們抬瞭起來。人們向亡靈致敬,也向范妮表示敬意。
            這一奇聞立即成為歐美新聞界的熱鬧消息,成為許多人飯後茶餘的熱門話題。
            在佈朗和朱迪絲死後2個多月,范妮也病入膏肓。 在彌留之際,范妮說瞭這樣一番話——
            "我為佈朗和朱迪絲的幸福感到欣慰羨慕,甚至妒忌。然而,我可以說,我也是幸福的。因為一個非常偶然的邂逅,使我同朱迪絲和佈朗的奇妙戀愛有瞭關聯。他們當面相認後,原本可以不再同我發生聯系。而我也沒有同他們經常來往的奢望。可是,他們卻一直把我當成好友,乃至終生的摯友。我曾多次聽他們這樣告訴我,隻要他們的愛情存在,我就永遠是他們最好的朋友。因為,他們不同凡響的愛情在最關鍵的時刻,同我直接有關。"
            年第一期的《婚紗與幸福》雜志的"編者按"認為,"范妮的功績是不可抹煞的,因為如果她不向我們揭示這個世紀之謎,我們很可能永遠不會知道已經傳說50多年的最美好最感人的真實愛情故事的真正的主人公。"